易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易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6 11:51:4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揭开“消失”六年的谜团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前,失踪了6年又重现的毕业大学生郑永全告诉澎湃新闻,“谢谢大家把我从迷途拉出来,要不是看到你们的报道,我可能现在还没有回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会不会没有面子”,郑永全忐忑不安。“回家”这个计划有点突然,这是一个晚上做下的决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临近毕业,没能拿到毕业证的郑永全打算自己挣钱参加补考,当时学校一门课的补考费是600元。他找了工地的临时工,然而才刚干了几天活,就不小心被石板砸伤了脚,钱没赚到,反而受了伤。他只好以生活费和培训费为由,向家里要钱买药治疗。“这也是为什么那年我频繁向家里要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大学是他第一次出远门,从青海来到江西,接触外面的社会。大学课程相对较少,缺乏自制力的郑永全网瘾越陷越深,直到大三第一学期结束,他累计有十几门课程“挂科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永全回家的消息在那个小地方不胫而走。第二天早上十点左右,家里就开始陆续来人。亲朋好友聚在一起,为他放鞭炮庆祝,炒点菜和肉,喝点小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郑永全“消失”的6年里,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大家态度都挺好,都说人回来就好,其他事情都过去了,让我重新开始,好好努力,找个其他工作,不要再让家里伤心了,以后有什么事都和家里商量。”郑永全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郑永胜眼里,弟弟性格较内向,不爱说话,不愿与陌生人交流。他总是担心弟弟会被人欺负。高中军训时,郑永全被太阳晒晕倒地,弄伤了鼻子,哥哥以为他被人打了,就到宿舍挨个问,“他很关心我”。这次回家,哥哥关注到他的脚伤,他谎称是被摩托车撞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没被任何人控制,是我自己的原因。这6年来一直想家人,就是没脸回家,没脸面对家人。”